威尼斯人赌博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搜索
查看: 3986|回复: 18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www.525188.com: [岁月如歌] 山窝子里的野味鲜

[复制链接]  [分享推广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沙发
发表于 2018-3-26 11:4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回复

威尼斯人赌博网站:”二食堂负责人李建红告诉记者。

举报

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8-3-26 12:2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  山窝子里的野味鲜


    在山窝子里的那些年吃过好多野味,吃过豆大一颗颗的“葛藤虫”,也吃过300多斤重的野猪,还吃过山老鼠、竹里猪、田猫、野兔、野猫、野鸡、野山羊、刺猪、穿山甲,还吃过五步蛇、眼镜蛇、银环蛇……
    先讲一讲葛藤虫,上山运气好的话,遇上一根几米长的枯葛藤,用柴刀将葛藤劈开,就能捉出半饭碗蛆婆子大一只只的肉虫——葛藤虫。将虫放进锅里用小火慢慢地炒,炒成像花生米一样,放上一点点盐就能吃了。要是抿上几口米酒,再往嘴里丢上几颗,简直比吃花生米还要香,比吃油渣子还要鲜,咬在口里舍不得吞,吃过一回,就永远忘不了那个绝味!
    300斤的野猪最好吃的是它的那身皮,把它那约一厘米厚的皮剔下来,用鼎锅小火慢慢地煨,那皮可以煨成半寸厚,像膏一样。咬一口又软性,又细发,山里人形容野猪皮像吃缎子一样。野猪的肉炖也好,烧也好,爆炒也好,都不比家猪肉的味道差。
    别看那山老鼠,只要把它的皮一剥,红彤彤的肉就现出来。那年我们在油榨坊打油,将五只一斤多重的山老鼠丢进了油锅,炸得嫩黄子的拿出来吃,如果不讲的话绝对不晓得是老鼠肉,那个味道跟兔子肉没有什么区别。
    竹里猪最大的不超过六斤,那非得炖着吃才出味。将竹里猪炖熟后放些冻菌或冬笋,鲜味一下就抢了进去;笋味、菌味比肉味还好。田猫、野猫就要爆炒着吃了,多放些干辣椒去臊味,能烹点酒最好,喝烈性酒的人吃起来最韵味。
    野鸡肉比家鸡肉要硬些,清炖着吃汤特别鲜。野兔和野山羊随便怎么吃味道都好,我还用野羊肉包过饺子,吃起来比牛肉馅还要鲜美。把它们的肉熏干后,炒青辣椒、炒干辣椒的味道更是绝了。讲句难听的话,用这种菜下饭还“背时”些——因为要多添几碗饭,要晓得,在五荒六月里的饭比菜要精贵得多哦!
    刺猪肉红烧着吃味最好,没有酱油用干辣椒粉代替,烧出来又红、又辣、又鲜。冬天,有点感冒的人能吃上一餐这红烧的刺猪肉,定会发出一身汗。记得那年我修石冲水库回来,在杨队长家吃了餐红烧刺猪肉,把我搞了一向的感冒都治好了,比打针吃药还见效。
    穿山甲的肉我只在社员家尝了两筷子,味道虽然鲜,但还是有点臭蚂蚁臊。蛇肉吃得多,但每次都是人多抢着吃才有味,我一个人把蛇肉炖烂了,我都要喊几个人来陪着吃才有味,毕竟蛇是恐怖动物。
    结婚后有了孩子,野味就越吃越少了。出工回来,儿子扯手捞裤地碍手碍脚,一天忙进忙出像打仗一样,莫想安静一下。再也没有时间上山装铁夹、装索套弄野物了。
    记得翘妹子怀上满儿子那年,我和几个社员到竹山里砍竹子编粪箕,突然从溪壕里发出“梆、梆、梆”的声音,起初我以为是谁在敲竹筒响,但仔细一听声音出自水壕里。社员告诉我这是“挲梆”的叫声。挲梆我以前听说过,也见别人捉到过。我还仔细看过,它是一种蛙类,正宗名字叫石蛙,比青蛙大得多,皮是棕色,肚皮和嘴唇带深红色,最大的有六、七两重。听说它的味道比鸡的味道要鲜,只是它生长在偏远的水壕里,晚上才出来,数量又不多,很难捉到。社员还告诉我,要捉的话必须等到天黑后,打着枞膏火把才能捉到。他们还讲,学走路的细伢子吃了挲梆长脚劲,走路走得稳。
    我想起二儿子正好学走路了,要是能捉得几只就好了。我和一起砍竹子的生产队会计商量了一下,我们决定晚上到这里来捉挲梆,他的一个儿子也在学走路,他也想让他的儿子吃一餐挲梆,长长脚劲。
    吃过晚饭后,我和会计带着手电筒、枞膏出发了。竹山离家有十来里,当我们赶到竹山时天完全黑下来,水壕里传来了“梆梆梆”的响声。我们连忙点燃枞膏,我打着火,他拿着扎泥鳅的叉子直往响声处走。我们走路很小心,我们听说过“挲梆”喜欢和蛇在一起;就因为有挲梆的地方蛇就多,所以人们很少来捉。这位会计以前就是见我打过几回蛇,抓过几条蛇他才邀我来的。他们都认为我晓得蛇药,有捉蛇的工夫(其实,我是在外贸公司旁边长大的,看见那里的一位“广佬”捉蛇,学捉了几回)。
    我们的枞膏火照到水壕边,“梆梆”的响声就停了。会计用手上的叉子指着对我说:“你看你看,那里有三个挲梆蹲在一起。”他说完放下手上的叉子,把布袋拿出来,他要我把火靠近一些,我按他说的,把火伸到挲梆面前,那几只家伙一动也不动。他伸过手去,抓一只往口袋里一放,连抓了三下。
    我们沿着水壕走,走了好长一段路,挲梆的数量不多,总共捉得11只,蛇倒遇到五、六条,我们不敢再走了。好得这11只挲梆又大又壮,我们还算有收获,回来的路上在荒田里扎得3条两尺多长的粗黄鳝,我们回到屋时已经是半夜了。我让他拿6只挲梆;他让我拿2根黄鳝。和山里人在一起,得到任何东西分配都是很合理的。
    按会计说的,将新鲜挲梆剖开肚子,去除内脏。吃挲梆不象吃青娃那样要剥皮,它是连皮一起吃。我将五只挲梆砍好装进鼎锅里煮开慢慢地煨,我又将两根黄鳝剖好砍好撒了点盐。忙完以后看看闹钟已经3点钟了,这才去睡觉。
    我被一阵哨子声惊醒,覃队长吹完哨子大声喊我:“小陈!赶快去犁田,吃早饭后大家要种麦子,你犁白泥田的五担丘,犁完再回来吃早饭哦!”我起来一看天已经亮了,昨晚睡得太迟,睡过头了。
    我赶着牛,扛着犁对着跟二儿子穿衣的翘妹子说:“我要犁完田才回来吃饭,你们先吃饭,莫等我。”
    大儿子从睡房里几摆几摆的冲出来:“爸爸,你昨天晚上捉得挲梆么,我要吃棒!”
    我向他摇手:“好崽崽,快要妈妈把衣穿上,莫凉着。棒炖在鼎锅里了,等下就要妈妈舀给你吃喔!”
    大儿子一听鼎锅里炖得有“棒”,乐得只拍手,二儿子也乐得在他娘身上直跳。
    翘妹子扬手:“你快去犁你的田,还逗么子细伢子咯,捉哒几只哈蟆不得了哒,净是各劲。”我一边笑一边赶着牛走了,还听到儿子的笑声。
    白泥田就在门口田坝的最边头,离我们的家顶多一里路。犁田的人都到齐了,我一个人最后到,我二话没说将牛对田里一赶,安上犁大步大步地犁起田来。这头小黄牛跟了我几年,它蛮听我的话,不用我扬鞭走得特别快,加上我自己安装的这架犁很好用,犁起田来特别“见工”,社员们蛮佩服我。我来农村8年,干农活已经是一把好手了。
    大家都犁完了,放了牛,我也犁完了最后一个转。这时队长的哨子又吹响:“出工了,上午全队的人都到白泥田种麦子。”
    我虽然最后一个犁完,还是没有耽误队上的工,但我的肚子却饿起来了。我想起鼎锅炖的挲梆;想起那肉坨坨的黄鳝,用茶油爆炒后再放些干椒用水一闷,那个味道是绝对的!
    “爸爸,呷饭喽!饭送起来噶喽!”我一听是大儿的声音,偏过头来一看,大儿子几蹦几跳地从田埂上跑来,翘妹子背着二儿子,一手提着一包,挺着肚子在后面走。
    “哪个要你们送饭来咯!我就回来哒……”我说完喉咙一梗:是埋怨,是心痛,是感激我也搞不清了,只觉得心里像有手指在抓。
    “快呷,快呷,饿死你各杂陈大宝。”她说着把手上的两包递给我。
    我还在蹬着脚:“嗨呀,嗨呀!各要你挺起肚子送饭来做么子咯!”
    “快点接,我手都提酸哒,是各嗨么子咯!”她说完微微一笑,咬着那排整齐洁白的牙齿。这是她的一个怪毛病,发气也好,高兴也好就爱咬着牙齿。
    我解开那一大钵饭一看,热喷喷的饭上盖着一片片红橙橙的黄鳝肉。再解开另一把缸汤一闻,喔喝!各挲梆汤跟鸡汤一个样子,连肉都跟鸡肉相象。我猛地喝了一口,这鲜味硬是鲜到了我的喉咙蒂。
    我坐在田埂上大口大口地吃着,翘妹子嘴里不停地念:“慢点,慢点,莫梗哒!”
    大儿子怪有味的,他娘要他跟爸爸捶捶背,他真的在我的背上捶得好认真,逗得二儿子在他娘背上笑得咯咯的。
    来山窝子8年,我吃过各种野味,都是在火塘屋吃,在桌子上吃。今天这餐野味是翘妹子身怀六甲,牵背着儿子送到田埂上来吃的,它比任何一餐野味都要鲜,硬是鲜透了我的心!




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
若云 + 30 + 3 楼主有才,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

总评分: 红网币 + 30  魅力 + 3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2
发表于 2018-3-26 15:39 | 只看该作者
3
发表于 2018-3-26 15:50 | 只看该作者
4
发表于 2018-3-26 15:52 | 只看该作者
5
发表于 2018-3-26 17:14 | 只看该作者
6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7 08:47 | 只看该作者
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7 08:49 | 只看该作者
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7 08:55 | 只看该作者
9
发表于 2018-3-27 15:40 | 只看该作者
1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7 16:55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8-3-27 17:09 编辑
黄隆头 发表于 2018-3-27 15:40
你吃的哈是国家保护动物啊,兄弟

   回复黄隆头朋友:哈哈!我这吃的故事都是发生在1966到1976年,那时候连老虎都可以打。我发一篇旧作给你看好吗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六松伢子深山遇虎

    六松伢子1965年从长沙下放到靖县林源大队大洞生产队一年后,个子长高了,力气也增加蛮多,他挑100斤重的担子不费力,农业活样样都能干,他最喜欢的是上山砍柴。
    大洞每年要发生山火,山火大部分是烧田埂草时引发的。火一旦烧上山,一下子很难扑灭,一烧就是一两天。大洞人有烧山火的习惯,说是山火一烧,烧死好多虫蝌蚂蚁和老鼠。能烧死好多的害虫;烧山后的火灰下雨后冲到田里能肥田;最有利的还是好放牛,火烧后长出的嫩草牛最喜欢吃;火烧山的柴最容易砍、最好烧。六松伢子就最喜欢到火烧山里去砍柴。
    这天,六松伢子背上柴刀往火烧山走,他边走边唱着才学会的歌:“心中的太阳红艳艳,战士爱读老三篇哟,爱读老三篇,一学张思德,红心向党永不变,不为名利不怕死,永远做人民的勤务员……”
    他唱着唱着,爬上了火烧山,扬起柴刀,选着一根一根的剪子柴(梽木)砍,一会儿工夫就砍好两捆。他砍了根扦杠,把两捆柴扦好,一下担上了肩,大踏步地往山下走。走着,走着,忽然听见一阵“喳、喳”的响声,他朝响声中望去,见十几丈的地方有一根东西在动。他定神一看,只见一根黑花黑花的东西在移动,是蛇?唉,蛇怎么立起来动呢?他干脆把柴放下来,踮起脚;来看过仔细。
    啊呀!那根黑花棍前头还有一大堆东西在移动,那一大堆东西侧过来了,我的天哟,那是在动物园里看见过的老虎啊!对,没有错!就是头大老虎。他早几天还听见知青赵某说,在山上看见过老虎,连赶场都怕得去了,这下子却被我碰着了!
    顿时,六松伢子一身就起满鸡皮疙瘩,心里发毛。只有一个念头:跑,赶快跑!那老虎一定看见他了,他拔脚就往山下跑,好得火烧山上没有树枝刺藤挂,他一口气跑到一棵枞树跟前。
    听见后面传来树枝响声,他断定老虎追来了,他急中生智,就往那枞树上爬。那棵枞树有提桶那么粗,他双手抱住使尽地往上爬,把细时候爬电灯杆子捉“玄蛉子”(蝉)的本领都使出来了。
    他一口气爬上一丈多高,一脚骑在一根树枝上,双手紧紧抱住树身,低头往树脚一看,啊呀!一头好大的老虎竖起尾巴在树脚旁转来转去。这时,六松伢子只觉得裤裆一热,紧接着那尿就跟着流了出来。
    老虎围着树转来转去,时而抬头望望六松伢子,虽然没有叫出声音,但那样子确实袭人,它脚步走得“咚咚咚”地响。六松伢子心里一想,这一回只怕
  (照片来自网咯,给文章加点色彩)
是凶多吉少,会被老虎吃了,怎么办咯,想喊救命,喉咙都是硬的,喊也喊不出。
    再望望树下还真的不敢喊,他怕一喊,老虎会跳上来,他听说过,老虎一跳能跳上几米高。六松伢子只好双手继续抱着树,越抱越紧,越抱越紧,只怕跌了下去。
    这老虎围着树脚转了无数个圈,时而抬头望望树上,时而用爪子在树上抓。看来,它是望着六松伢子好奇:这是哪里来个城里伢子咯,在城里住得好好的要到这大山里来找死啊!
    树上的六松伢子吓得尿直滴,他心里也在想:老虎啊老虎,你头一莫往树上爬。我怕死,我爹娘还望我回长沙,我爹爹60岁才生我,他还望我回城为他们养老咧……六松伢子一想起爹娘,眼泪就流了出来。爹啊,娘啊,老虎要吃我了,你们快来救救我啊,我不想死咧,我才16岁。
    老虎也许有点同情树上的城里伢子了,不想伤害他,他也可怜,这么大就离开父母到这山窝里来当农民,这是当“童农”啊!这是什么搞法?要不得咧,害他不算兽中之王,不害这弱者了……它围着树转了几圈,圈子越转越大,离树也越来越远,只到看不见。
    六松伢子心想:老虎走远了,快点下来。于是飞快地下树,脚一落地,拔腿就跑,他跑下了山。看见队上的田了,他还在使劲地跑;看见队上的人在田里干活,他也不停下来,没命地朝前跑。他是真的被吓傻了,跑啊,跑啊,终于看见自己住的那栋大木屋了,他边跑边喊:“我看见老虎了,我看见老虎了……”
    大家都觉得好奇,围拢过来想问过明白,六松伢子有气无力地讲叙了整个经过。那一晚上他没有睡着,一闭上眼睛就是那头老虎凶神恶煞的样子,小时候在长沙动物园看见过几回老虎,可这头老虎硬是要吓人些。
    六松伢子碰见老虎的事一传开,外队来了几个打虎匠找到了他。问过清楚后,六松伢子大声说:“我崽就撮你们,不信我带你们到那棵树脚边去看个清楚,保证有老虎脚印。”
    打虎匠听了巴不得,于是,六松伢子领着几个打虎匠来到那棵枞树脚边。打虎匠们一看,马上承诺:不出一个月,他们就要把这头老虎打到手。
    这些天,打虎匠们爬上山,在他们选择的“虎路”上安装了打虎的弩弓,那打虎的弓箭头就像那犁田用的“小犁头”一样,安放在弩弓上,在路上横挂着一根线,只要老虎一挨动那根线,弩弓就会射出,老虎必死无疑。六松伢子看着他们安装弩弓,跟在他们后面寻找“虎路”。
    果然不出一个月,老虎打到了,六松伢子跟着他们一起去看。只见那“虎路”边躺着一头大老虎,起码有几百斤重。
    六松伢子不敢靠近,难怪虎死都不倒威。那根弩弓剪镖正好插在老虎前腿中的喉咙中央,好一个打虎匠们,真的是行行出状元。
    虎骨由国家强制收购,一根都不能留。少一根工作人员都晓得,打虎匠们偷偷留下了一节尾节骨,六松伢子霸蛮要了一坨。他听爹爹说过:老虎屎可以治“癞子”病。他要了一坨虎屎,分了几斤老虎肉。那老虎肉吃起来和牛肉差不多。
    把那小坨虎尾骨和老虎屎包好,藏在门弯里,后来几个知青到他那里去玩,那包东西就不见了。六松伢子明晓得是那几个“化生子鬼”摸走的,他也没有去追究,仅仅留下这段深山遇虎的故事。我们当年的六松伢子,就是这样一个最随便的人。




11
发表于 2018-3-27 20:36 | 只看该作者
1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9 10:35 | 只看该作者
1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30 07:34 | 只看该作者
陈晏生 发表于 2018-3-27 16:55
回复黄隆头朋友:哈哈!我这吃的故事都是发生在1966到1976年,那时候连老虎都可以打。我发一篇旧作给 ...

三儿姑娘 :呵呵


           谢谢三儿姑娘呵呵点赞!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!
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1 21:54 | 只看该作者
陈晏生 发表于 2018-3-29 10:35
谢谢若云版主再次翘指支持给力!

遗忘的那段伤 :
2018-03-29 10:37 [url=]回复[/url]   [url=]点赞(0)[/url]
霜霜霜妹 :good  谢谢二位朋友的点赞!谢谢你们的支持和给力!
1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4 21:37 | 只看该作者
16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8 13:45 | 只看该作者
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16 08:19 | 只看该作者
陈晏生 发表于 2018-4-1 21:54
遗忘的那段伤 :2018-03-29 10:37 回复   点赞(0) 霜霜霜妹 :good  谢谢二位朋友的点赞!谢谢你们的支持 ...

DC艾晨 :嗯~~


           谢谢你的热心点赞和支持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

Processed in 2.535265 second(s), 132 queries

快速回复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返回列表